红色的向往
向王定国前辈学习 传承弘扬红军精神

字体:[] [] [] [打印] [关闭] 发表时间:2020-09-08 07:41:39.0  推荐人:常乐宝  推荐老区: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  来源:今日老区

(姚志刚/文 )小时候,我迷恋“小人书”,许多红军打白军的故事就这样走进了我的童年。

我将红军和白军划归为好人和坏蛋,憧憬着做一个红军那样的人。

我常常思想红军的红和白军的白——

红军有红星、红旗、红袖标、红缨枪,一开口“山丹丹开花红艳艳……”而国民党军队呢?浑身上下没有一星点儿的白,可老百姓却管他们叫“白匪”、“白狗子”……

这是为什么呢?

夏日的一天,一位老红军来到我们校园,来到了少先队员中间,他讲了许多跟随毛主席长征的故事,末了,他语重心长、情深意切地说:“孩子们,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是烈士的鲜血染成的啊。咱们红军之所以叫红军,是因为我们敢于用生命和热血为劳苦大众打天下。”

“为劳苦大众打天下?!”

那一刻,我似乎明白了,红军的红是一种象征,象征着一种崇高的理想和精神。而白呢,是反动、丑恶的象征,就像戏剧舞台上的奸佞被画为了白脸一样,这一红一白里寄寓着老百姓的爱和憎呢。

在岁月的递进中,红军英雄的传奇一次又一次的敲击着我的心弦:《可爱的中国》里的方志敏,《永不消失的号音》里的小号手,《金色的鱼钩》里的老班长……红色传统像春夜的细雨滋润着我的心田。

第一次听到王定国的名字时,我以为是一个须眉男子,好一个大气磅礴的名字,蕴含着非凡的抱负和志向。

进而得知她是一个柔弱的红军女英雄时,景仰之情更是溢满了心底,于是急不可耐地去追溯王定国的足迹——

营山——延安——北京,童养媳——红军宣传员——全国政协委员。三过雪山草地,血战河西走廊,艰苦卓绝,命悬一线,瘦弱的她只有一个念头:“跟党走,不掉队!”

岁月匆匆,弹指八十四年——

2017年的除夕之夜,中央电视台的演播大厅里灯火辉煌,当105岁、头戴八角红军帽的王定国坐着轮椅来到偌大的舞台上时,掌声一如大海狂潮,整个中国向她致注目礼。此际,她想到了什么呢?

也许,她想到了那个漆黑的夜晚,打着火把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父亲病故了,妹妹饿死了,二弟卖人了,十五岁的她成为了人家的童养媳……苦难让她窒息,她毅然决然地去追寻那支为穷苦人打天下的红色队伍。

也许,她想到了那个寒冷的夜晚,雪山上风刺骨,雪刮脸,空气稀薄,寒气袭人,她和战友们几乎冻僵了,难以忍受的奇寒冻掉了她的一个脚趾,她包扎后继续艰难地前行。她笃信胜利的红旗就在前面。

也许,她想到了那个阴森的夜晚,黑洞洞,孤零零,牢房里形同地狱,身边有牺牲的战友,耳畔响着敌人的嚎叫声,她和战友们相互鼓励:不叛变、不泄密、不出卖组织……

也许她什么都没想,当年跟党赴汤蹈火、舍生忘死打天下,不就是为了这红红火火的生活吗?

王定国微笑如阳光,向大家频频颔首致意,八角帽上的红五星在灯光里熠熠生辉。人民军队经历了90多年的风风雨雨,军服几易,可她为什么独独钟情于这顶八角红军帽呢?

前几天,看电视剧《上将洪学智》,有一个场景令我心灵震撼:1937年在延安,当审查人员要摘下洪学智军帽上的红五星时,洪学智大怒,“红五星就是我的命,你想摘掉先要了我的命!”而当毛主席亲手为洪学智缝上红五星时,这个枪林弹雨里不眨一下眼的“洪大个子”热泪盈眶。

我顿有所悟,红五星是党的象征,头戴红五星就意味着是党的战士 ,而能走出那段艰苦卓绝的岁月,只有忠诚!

漫漫长征路,拳拳红军心。那一刻我读懂了王定国为什么戴着八角红军帽来到春晚现场,在这个十四亿人瞩目的除夕之夜的舞台上,105岁的王定国用她的大美大爱告诉这个世界:

——什么是红军精神和信仰的力量!

(2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