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友谊 山高水长
──一张照片见证杨成武与白求恩的战斗友谊

字体:[] [] [] [打印] [关闭] 发表时间:2020-08-11 18:11:51.0  推荐人:常乐宝  推荐老区: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  来源:今日老区

在杨成武将军纪念馆珍藏着一张特殊的黑白照片,照片旁边有这样一行文字:“1939年11月,白求恩经聂荣臻批准赶到第1军分区甘河净医院,参加抢救伤员的工作。图为杨成武(中)与白求恩(右一)在黄土岭战斗前线的合影”。

这张珍贵的照片,客观而生动的记录了享誉世界的百战将星杨成武与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深厚的战斗友谊。

披肝沥胆 以诚相待

白求恩,1890年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加拿大共产党员。1916年毕业于多伦多大学医学院。他的胸外科医术在加拿大、英国和美国医学界享有盛名,两次参加世界大战,全身心投入世界反法西斯斗争,一往无前至死不渝。1938年初,受加拿大和美国共产党的派遣,白求恩率领医疗队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支援中国人民的正义斗争。

1938年8月起,白求恩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卫生顾问。在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坚持敌后抗战最艰难的岁月里,他经常冒着枪林弹雨、踏着硝烟,到战火纷飞的由杨成武任司令员兼政委的第1军分区检查和指导医疗工作。工作中,杨成武和白求恩几乎无话不谈,谈工作、谈人生、谈中华民族的解放,乃至全人类的解放,心里充满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他们之间建立了真正的革命友谊,成为很要好的朋友。

1939年11月,白求恩经晋察冀军区聂荣臻司令员批准赶到第1军分区甘净河医院,“一切为伤员着想”,废寝忘食地抢救伤员。11月5日深夜,白求恩从战地医院拖着因抢救雁宿崖战斗伤员而身体受到病毒严重感染的疲惫身躯,赶到第1军分区司令部,和杨成武商定立即动员民兵和群众想方设法赶制前线急需的“500副夹板、1000副绷带,还有担架、拐杖……”等一大串救护器材。第二天中午,杨成武陪同白求恩前往验收器材。白求恩非常满意,高兴得连连点头:“好!好极了!让我把伤病员的感谢转赠给你,我亲爱的杨!”在和杨成武共进简单的午餐后,白求恩率医疗队跋涉35公里,在临近火线的孙家庄小庙里开设战地抢救所抢救伤员……

杨成武觉察到白求恩不顾伤痛,发着高烧,坚持留在前线指导战地救护工作,很是关切。面对关照,白求恩态度坚定:“你们不要拿我当古董,我是来工作的,要拿我当一挺机关枪使用。”

在杨成武的安排下,白求恩很快就在孙家庄附近的一座山神庙里,开始了抢救伤员的工作。这时,他感染的病毒,已经扩散至全身,体温升高,但他却说:“不要担心,我还可以照样工作”,

仍就连续工作十七八个小时。11月7日,黄土岭战斗打响,白求恩听到前方传来炮声,断定有激烈战斗,一定要到前线去。当时天下着雨,山路非常泥泞,他在连日高烧达摄氏39度以上,病情逐步加重的情况下,折根树枝做拐杖艰难地奔赴战地医院,坚持为重伤员做手术。

杨成武在黄土岭战斗间隙前往看望白求恩,苦心劝他停止手术,返回后方医院检查治疗,可白求恩说:“战士们是为反法西斯作战而负伤的,我不能见死不救!”任是说什么也不肯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第二天拂晓,杨成武带着聂荣臻“那就转达我的命令,并告诉他,病情好转之后,我会批准他重上前线的”命令赶到山神庙时,白求恩还在为多救活一个战士,多保住战士的一条腿、一只胳膊,为减轻战士的痛苦而呕心沥血地工作者……白求恩坚持给一个重伤员做完手术之后已经站立不稳了。杨成武含着泪扶着他躺在担架上,派最好的担架队员和一个警卫班,让他们带上刚刚缴获的日军的奶粉和罐头赶紧把白求恩送到后方医院治疗。

无私无畏 光耀千秋

杨成武没有想到,这竟是他与白求恩的最后一别。四天后的1939年11月12日,伟大的国际共产主义战士、中国人民的好朋友白求恩在唐县后方医院与世长辞了。噩耗传来,杨成武异常悲痛。他原想等反“扫荡”胜利后,把白求恩请到军分区司令部来,让他好好休息几天,再为军分区的医疗工作做些指导,谁知竟不能了……

相见情已深,未语可知心。在晋察冀边区的艰苦战斗和生活中,杨成武和白求恩结下深厚的革命友谊。杨成武对白求恩生活和工作上关怀备至、百般照顾,而白求恩却从不搞特殊,总是说,“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享受的”。白求恩生前和杨成武谈心、交流,白求恩称呼杨成武“我亲爱的杨”。他们像兄弟一样,心里充满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

11月17日,为表达对白求恩大夫的敬重,杨成武与晋察冀边区党政军领导和驻地群众一道为白求恩举行了隆重的殓殡典礼。白求恩不远万里,援华抗战,在抗日前线舍生忘死,救死扶伤,曾创下69小时做115台手术的战场救护奇迹,为抗战胜利和新中国卫生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毛泽东主席高度赞扬白求恩伟大的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精神,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对工作极端负责任和对技术精益求精的精神;称他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并号召全国人民向他学习。从此,白求恩支持中国人民反对法西斯斗争的事迹在中国家喻户晓。

1970年10月,中国和加拿大建交,白求恩这个名字逐渐成为中加两国友谊的象征和纽带。许多加拿大人正是通过了解白求恩进而了解新中国的,他们通过白求恩的事迹加深了对中国人民的友谊。白求恩生前的朋友、亲属和他的支持者、崇拜者都成了中加友好的坚定支持者和推动者。在中加两国政府的共同努力下,白求恩也成为中加友好最响亮的主题。1989年11月,杨成武将军在河北保定市亲切接见加拿大白求恩纪念馆馆长;1997年6月,应邀为《白求恩精神永放光芒》一书题写书名,为弘扬白求恩精神、加深中加友谊贡献力量。

晚年,杨成武将军的足迹几乎踏遍了革命老区,经常带上儿孙重返包括白求恩工作战斗过的河北唐县医院遗址、五台山后方医院遗址等地的昔日战场,告慰战友英灵,教育后代牢记创业的艰辛,革命胜利来之不易。1995年6月1日,杨成武将军应邀出席纪念白求恩诞辰105周年暨来华57周年座谈会并发表讲话。他在《无私无畏 光耀千秋——纪念白求恩诞辰105周年暨来华57周年》一文中,赞誉白求恩“以他的卓越医术和无私无畏的共产主义精神,支持和激励着我们的指战员在黄土岭英勇杀敌。他献身于黄土岭战斗。他的名字和黄土岭战斗的胜利是紧密相连的。”并号召“我们纪念白求恩,就是要宣传和学习白求恩的国际主义精神、共产主义精神,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继承和发扬我党我军的优良革命传统,团结一致,奋发图强,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作出更大的贡献。”

(长汀县杨成武将军纪念馆 郭添阳整理)

(80)